正在加载数据...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民歌名作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魅力黄梅>民歌名作

陈章华文学作品

2014年09月25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作者:

 

作家简介: 陈章华,男,生于1975年,曾在《诗刊》、《绿风》、《光明日报》、《新作家》等报刊发表小说、诗歌80余万字。获山东省首届网络小说大赛一等奖;湖北省首届网络小说大赛三等奖;广州市“迎亚运全国诗词大赛”一等奖、《小说选刊》第二届笔会三等奖等六十余次奖项。湖北省作协会员。北京某文化传媒公司签约作家。黄梅县作协副主席。

     附:《游在黄冈》获一等奖作品《千年禅根》    

                

陈章华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黄梅人,我是有愧于故乡的。

身在“一去二三里,村村皆有戏”的黄梅戏故乡,却不会唱黄梅戏;长于“无声的抒情诗,立体的中国画”的黄梅挑花发源地,可惜又不是女儿身,从来没有捏过针线;住在因“岳家拳”闻名的武术之乡,却做了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栖于“蕲黄禅宗甲天下,佛教大事问黄梅”的中国禅宗精神高地,却又长了个不怎么开窍的木头脑袋。唯一聊以自慰的是还能写一两句滥竽充数的歪诗,偶尔吹嘘一下,自己也是出自诗词楹联之乡的一名小卒。

而且,随着年岁的增长,这种愧疚感愈来愈重,让我的心像吸足了水的海绵,既湿漉漉又沉甸甸的。这是一种精神的债,欠在血液和骨子里,迟早要连本带利,甚至要用整个余生去偿还。于是,我决定出发,好好认知一下故乡。脚步没有去过的地方眼睛可以去;眼睛没有去过的地方耳朵可以去;耳朵没有去过的地方心可以去;心没有去过的地方梦可以去。不记得这是哪一位诗人说的,我也效仿此法,手、眼、耳、心,四驾齐驱,把黄梅古今神游了一番。感觉自己像一个潜水员,一个猛子扎进去后,竟不想再上岸了。黄梅,一棵千年古树,枝繁叶茂,盘根错节,又像一口千年古井,清泉滚涌,深不见底。特别是又浓又酽的禅宗文化,一枝一叶,一颗一滴都让我沉迷,并深深浸染其中,仿佛找到了一条打通精神与肉体生命的神秘通道。

“大江生明月,东山何绵延;黄梅两祖庭,中华禅宗传。”赵朴初先生的这首诗,精准地道出了黄梅禅宗在中国佛教史上举足轻重的地位。佛教自东汉传入中国,已有一千八百多年的历史。六大禅宗祖师中,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六祖慧能均在黄梅修行并传承衣钵。道信大师改革游化乞食的传统修行方式,开创定居传法、农禅双修禅风;弘忍大师对达摩禅法进行大胆革新,创立了“东山法门”,推进了禅宗中国化的进程。五祖弘忍门下又分慧能、神秀两支,慧能以“顿悟”立说,主要在南方传教,时称“南宗”;神秀以“渐悟”立说,主要在北方传教,时称“北宗”。由于南顿北渐的源头都在黄梅,因此黄梅被誉为中国禅宗发源地。

 

坐作并行幽居寺

月明如水山头寺,仰面看天石也行。

夜静深廊人语定,一枝松动鹤来声。  

    唐朝诗人张祜的这首《游双峰寺》,写的就是黄梅四祖寺。四祖寺,又名正觉寺、双峰寺,古名幽居寺,矗立在海拔一千多米的双峰山中,由禅宗四祖道信大师亲手创建,距今一千三百多年。四祖道信大师,俗姓司马,广济梅川人,十二岁追随三祖僧璨大师,在五峰山出家,苦修九年,得到三祖衣钵后,四处参禅说法。唐武德七年(公元624)春天,道信离开九江庐山,北渡黄梅,在双峰山定居,大宏佛法,广开禅门。

道信之前的,初祖达摩,二祖慧可,以及三祖僧璨,都是头陀行者。以一衣、一钵、一坐、一食、随缘而住的方式去修行生活。他们穿百衲衣,行乞要饭,居无定所,漂泊无依,日子过得艰苦,信徒也不多,尤其是三祖僧璨直接躲到深山老林里修行,长达十余年,几乎为世人所遗忘。达摩一脉传到他手上,已经是门庭冷落,日渐衰亡。道信倒是不畏艰辛,虔诚地服侍师父长达九年,后来姻缘成熟,僧璨传法道信,并传了一首偈:“华种虽因地,从地种华生;若无人下种,华地尽无生”。意思是说,好的种子成长与土壤和外部环境有很大关系,好土才开好华结好果,但是花种也需要有人来播撒,没有播种的人,花和地都不会产生什么结果。得法后的道信,吸收前几位祖师的经验教训,决心破除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不良风习。积极主张戒修和禅修相结合,坐禅与劳作相并,推崇“一行三昧”的禅法。简单一点讲“一行三昧”,就是无论行住坐卧,都保持一个虚空的心,保持一颗宽容的心,不离一颗菩提心。没有想到他的此举,把禅宗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道信曾四次婉言拒绝李世民要他进京做国师的诏书,一心在双峰山潜心修行,居住了三十多年,期间道场兴盛,法音远布。寺庙中至今还存留着传法洞、鲁班亭、毗卢塔、灵润桥等古迹。也还生长有两棵古柏树,一棵倒插柏,一棵祥云柏,相传是四祖道信亲手所栽,树龄已有一千三百多年。当年道信禅师,在浣洗笔墨时,顺手从淤池里捞起一个颓败的枯枝,倒插于地,不想来年春天此枝竟然发芽开花。道信赞曰:不来而来,无我我在。千年一瞬,天承地载。而倒插柏旁边的那棵祥云柏枝盛叶茂,挺拔俊秀,高达数丈,远远望去,犹如一尊苍郁的塔,塔顶好似卷着墨绿的云团。

千百年来,幽居寺历尽沧桑,几经复毁,僧侣走马换灯,数易其主。唯有山上松柏依旧葱郁,桥下碧玉依旧流响,殿堂楼阁,金碧辉煌,香客一拨拨来,又一拨拨去,而供奉着道信真身的毗卢塔,显得越发古旧和落寞。时至今日,我们一提到印度佛教向中国禅宗衍变的历史时,都说“东山法门”是一个转折点,一个里程碑。殊不知,如果没有道信的北渡黄梅,广辟门庭,锐意革新,禅宗就不可能在全国造成如此深广的影响,由达摩传来的心灯,也不一定就历史地传到弘忍的手中。

 

东山法门启禅林

 登岭势巍巍,莲峰太华齐。

 凭栏红日早,回首白云低。
     松柏月中老,猿猱物外啼。

 禅师吟绝后,千古指人迷。

 这首题为《登白莲峰》的好诗,出自北宋大文豪苏轼之手,写的是黄梅五祖寺。五祖寺,原名东山寺,又名东禅寺,坐落在海拔八百米的东山之上,是禅宗五祖弘忍大师的说法道场,也是六祖慧能大师得衣之地。传说,栽松道人投胎转世的五祖弘忍,俗姓周,黄梅濯港人,乃其母误食港中漂来的一颗仙桃受孕而生产。弘忍七岁之后,才开口说话,一开口便出口成章,语出惊人,随后前往双峰山求法,拜四祖道信为师。他生性勤勉,少语寡言,宽容柔和,白天劳动,晚间习禅,身受道信器重。唐永徽三年(公元651年),道信付法传衣给他,后世遂称他为禅宗五祖。道信在传法给弘忍的时候,又说了一首偈语:“华种有生性,因地华生生。大缘与性合,当生生不生”。意思是说,花的种子有生长发芽的特性,因有土地花木能生长壮大。万缘与本性合为一体时,呈现出来的就是不生不灭的本心本性。五祖得衣后,因四方来学的人日益增多,便在双峰山的东面冯茂山另建道场,名东山寺,时称他的禅学为东山法门或黄梅禅。弘忍继承了师傅道信的禅学传统,但他又增加了《金刚经》印心的新内容。弘忍更加注重了修心,它不是我们所说的杂染心,而是真心,或称为清净之心。此心本来清净圆明,只因烦恼所攒,不能显露。习禅的目的,就是要断除烦恼,体证自己的真心,即平常所说的“明心见性”,把道信的“一行三昧”的念佛禅法又向前推进了一大步,从而使外传佛教禅宗更符合中国国情,为后来慧能完成禅宗汉化奠定了坚实基础。在生活作风上,弘忍也有创新。禅徒集中生活,自行劳动,寓禅于生活之中,把搬柴运水,都当作佛事。又主张修禅者应以山居为主,远离嚣尘。这种生活的变化,在中国佛教史上影响深远。据史料记载,当时四方僧众入山学法的人,日计数百,月计数千,门徒发展到一千三百多人,修建殿堂楼阁也达千余间。黄梅民间曾流传一句名言“砖瓦东山行,无路不逢僧”,朝拜之众可见一斑。在这众多门徒中,有两个最为优秀,一个是神秀,一个是慧能。特别是慧能,天生慧根,悟性极高。弘忍不拘一格,独具慧眼,发现了慧能这个上上法器,以袈裟为信,暗授衣法,使之成为禅宗六祖,南宗禅创始人,从而让禅宗宗风大敞,蔚为大观。

菩提非树镜非台

块石绳穿祖迹留,曹溪血汗此中收。

应知一片东山月,长照支那四百州。

这是明末高僧晦山戒显为黄梅东山一块石头题的诗。这石头不是普通的石头,而是当年六祖慧能在东山碓坊舂米时系在腰间的“坠腰石”。

唐咸亨三年(公元672年),一个身体瘦弱的岭南人,不远千里,一路风尘仆仆,辗转来到黄梅五祖寺求法。慧能人瘦毛长,活脱脱一个山野樵夫,且又目不识丁,五祖初见他的时候,便戏称他为“獦獠”。

五祖问:“你从哪儿来?”

慧能道:“从岭南来。”

五祖问:“你到这里想干什么?”

慧能道:“不求别事,只求作佛。”

五祖道:“你这个獦獠,又是岭南人,你怎么能够成佛呢?”

慧能道:“人虽然有南北之分,佛性却没有南北之别。我这个獦獠,形象上虽然与和尚不同,但佛性又有什么差别?”

五祖听后,心生欢喜,慧能根机深厚,非等闲之辈,本想跟他多聊几句,但因为徒众都在左右,担心慧能日后会遭到众人的嫉妒和排斥,于是便把他打发到碓坊舂米。

舂米是一件苦差事。慧能生得矮小,体重不够,为了踏碓,他不得不在腰间拴上一块石头。慧能昼夜不停,勤勤恳恳地舂了八个月的米,石头在腰间不断撞击,撞破了皮,伤口腐烂成洞,还生了白色的蛆虫。

之后,五祖弘忍不按习惯做法,选其地位仅次于他的大弟子神秀上座做继承人,而打破常规采用对偈选才,不论地位,不计年龄,众僧平等,唯才是举。舂米行者慧能因此才有机会脱颖而出,一下子从“奴隶”到“将军”。

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

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唐)神秀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唐)慧能

弘忍将神秀和慧能的偈子反复吟诵,神秀之偈表达的,是要时时刻刻去照顾自己的心灵和心境,通过不断修行来抗拒外面的诱惑,和种种邪魔。是一种入世的心态,强调修行的作用;而慧能之偈是一种出世的态度,世上本来就是空的,看世间万物无不是一个空字。心一空,就无所谓抗拒外面的诱惑,任何事物从心而过,不留痕迹。这是禅宗一种很高的境界,领略到这层境界的人,就是所谓的开悟了。弘忍沉思良久,心里产生了一个果敢而冒险的想法。

第二天,五祖私下来到碓坊,见慧能腰间挂着石头舂米,说道:“求道之人,为法忘躯,就应当像你这个样子”。并问道:“米舂熟了吗?”(见性了吗?)慧能回答道:“米熟久矣,犹欠筛在”(见性已经很久了,就差一指点了)。五祖于是用拄杖在碓头上敲了三下便离开了。慧能领会了五祖的意思,便于当天晚上三更的时候,偷偷来到方丈室。五祖当即将衣钵授予他,并且给他讲解《金刚经》。依照惯例,五祖也传其一偈:“有情来下种,因地果还生。无情既无种,无性亦无生。”大意是说,凭着个人好恶做的任何事情,都会有因果报应,而抛开个人私心,以众生心为念的大有情,没有在因地种下种子,最终可得到解脱。慧能跪地接过法衣,问五祖今后这袈裟将传付何人?五祖告诉他,这袈裟传到尔为止,不必再传了。以后只传法,不传衣,免得引起无谓的争端。“五祖传六祖,六祖永不传”,这句话至今还在黄梅民间广为流传。

随后,五祖亲自把慧能连夜送到九江驿。临行前,五祖又嘱咐慧能,到南方去隐居,待机而出。慧能谨遵师嘱,在荒山野岭里沉潜了十五年之后,才横空出世,正式成为中国禅宗的第六代祖师。

纵观六祖慧能既真实又传奇的一生,他先悟道后出家,先成祖后成僧,虽是文盲却有大智慧。“一念不悟, 佛即众生;一念若悟, 众生即佛”。慧能看出求佛不必去西方,不必出家修行,也不必在理想境界成佛,只需在日常的现世生活中成佛,使禅更具有平民化、世俗化的特征。后来,慧能南禅一枝独盛,逐渐衍生成五大流派,历千年而不衰,成了中国佛教的主脉,成为一种人生哲学,也成为中华文化百花园中的一支奇葩,在中国佛教史和思想文化史上占据了极为重要的地位。但慧能却是得法于黄梅,黄梅遂成为中国禅宗的发端和根本。自唐以来,黄梅便是中国禅文化的中心,同时也对世界禅宗的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道信、弘忍时期,特别是慧能之后,其禅法远播日本、韩国、越南,乃至近现代又影响至欧美诸西方国家,世界范围出现“禅宗热”,可谓“一花五叶菩提树,黄梅禅风传五洲”。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