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民歌名作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魅力黄梅>民歌名作

湛志龙艺术简介及其代表作《传灯》(湛志龙、吴启前合著)

2014年09月25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作者:

  

湛志龙艺术成就简介

 

湛志龙笔名、网名龙歌,国家二级编剧中专毕业后就读于上海戏剧学院,现为湖北省重点编剧、黄冈市政协委员、黄梅县戏剧创作室主任蜗居县城,困身斗室;一生作戏,矢志不二。省级以上主要获奖大戏古装戏邢绣娘》、《奴才大青天》《邢绣娘告官堤《传灯》,现代戏《离巢凤》《请让我做您的新娘》(又名《守护真情》兑现》、《江淮儿男》、《永远的青春》、《翠竹青青》和小《回门》等;改编演出剧目《秦香莲》、《御妹情仇》、《新杨门女将》10

其中《请》剧《兑》20047晋京在长安大戏院演出,观众爆满,影响甚大;两剧还分别荣获湖北省第四、第五届剧本文学评奖“新剧本奖”;《守护真情》还曾为首批“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送审剧目和湖北省“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初选剧目;《奴》剧20101破冰为黄梅荣获湖北省“五个一工程《传灯》曾于20135月在国家大剧院演出,轰动京城,曾出现“京城若大一票难求”之状小戏《回门》曾应邀赴欧洲芬兰演出,开故乡黄梅戏走出国门之先河。

此外,拍摄戏曲电视剧《情恋红土地(上下集)一部出版专著三部:黄梅戏教材《黄梅飘香》(中学试用本)、黄梅宝典《黄梅调》、湖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丛书《黄梅采茶戏》(上、下册)广大观众和网上流行戏歌名段有:《唱黄梅》、《绣娘茶》、《小放排》、《无怨无悔》、《奴本刘门秀才妻》、《上京时春光好》、《叫一声儿的娘》、《挑个月亮追太阳》《人间处处唱黄梅》等。

 

 

《传  灯》

 

编剧:湛志龙  吴启前

 

黄梅县黄梅戏剧院演出

二0一三年十

 

 

 

                    五祖大师

                    少年弘忍

                    少女、尼师

                周仙桃  弘忍母亲

                    四祖法师

                慧    舂米行者

                    上座弟子

                    护寺武僧

                    弘忍师弟

                小沙弥

                刘公公  太监

                张公子  当地恶少

                张管家  张公子管家

                村姑一群、家丁二人、少女甲乙

                僧侣、沙弥、武士若干

 

 

 

        [隋末唐初·黄梅县。

        [晨钟从深山幽谷中传来。

        [伴唱:

              黄梅有座双峰山,

              云遮雾绕响流泉。

              流泉流进大河里,

              流到濯港打弯弯。

        [幕启:双峰山双峰矗立、云雾缭绕;幽居寺碧瓦红墙、若隐若现;近处:濯港渡边,岸柳成行,桃花流红。

[一群村姑一手端木盘、一手拿棒槌且歌且舞上。

[伴唱:

春风杨柳款款摆,

碧水绿波荡荡开。

人面桃花红相映,

一港惊鸿照影来。

[嬉笑声中,港中漂来一枚鲜桃。

[一村姑惊叫:“哟!那边漂来一只鲜桃!”众村姑跟着哄起:“啊,鲜桃!”“哪来的鲜桃?”“抓呀,抓呀!”“谁先抓住谁先尝!”……

[鲜桃漂至周仙桃面前。

一村姑  仙桃姐,快抓呀!

[鲜桃竟转着弯漂来,周仙桃一抓即着,众围住你推我让,最后推到周仙桃手中。

    吃啊?!

周仙桃  这怎么好意思呢?

一村姑  不是说好的嘛,谁先抓住谁先尝!

    对呀,谁先抓住谁先尝!

周仙桃  那……(欲张口,鲜桃竟钻进肚里,惊)这、这怎么会……啊——!(一阵头晕,呕吐不止)……

    (惊叫围上)仙桃姐——!

[切光。

[暗转。婴儿响亮的啼哭声中渐现:大雪飘飘,朔风阵阵,周仙桃怀抱婴孩,吃力前行。

        [伴唱:

大雪飘,朔风凛,

              乱风飘雪压黄昏。

没婚嫁的娘,没来由的孩,

              孤儿寡母谁边行?

              哎呀呀,

              都是鲜桃惹祸根。

        [灯渐暗。

 

一、出 

 

[五月的田野。

[毛毛背着斗笠欢跳着以退代进上。

        [周仙桃内喊:“毛毛——!”毛毛立下拉周仙桃上。

[周仙桃怀中取出麦馍给毛毛,毛毛欲吃,周仙桃按住。

周仙桃  (指麦馍)这是什么呀?

[毛毛用手指在地上写。

周仙桃  (认念)麦、馍!(接问)咱们今天干什么呀?

[毛毛又写。

周仙桃  (认念)捡、麦、子!

[毛毛点头,周仙桃疼爱地抚摸毛毛,毛毛喜滋滋地下。

周仙桃  (唱)地上不长掉根草,

老天不发无路孩。

毛毛生来少父爱,

山风天雨薰成材。

个儿虽小心灵巧,

手脚麻利脑不呆。

但愿我儿早开口,

吉星高照鸿运来。

    (背盛有麦子的小篓上)婶娘!

周仙桃  你……

    你不记得我了?去年我要饭饿倒在这,是哑巴哥救的我呀!

周仙桃  哟,秋妹呀!一年不见,越发漂亮了。

   爹娘说,去年麦收时节,你家来捡麦子,今年这个时候,婶娘又会再来,叫我在这等着帮你们捡麦子呢!

周仙桃  这怎么好意思?

    去年爹娘治病,哑巴哥为了采药,悬崖上差点丢了性命。他是我一家的救命恩人,我帮你家捡麦子,是应该的。

周仙桃  都过去了的事,你爹妈还这么上心呐!

    爹娘还说,哑巴哥是菩萨心肠,将来一定有大出息!

周仙桃  看你这张小嘴,甜得象蜜糖似的。婶娘依你,来,捡麦子!

[张管家带二家丁上,一脚踩住秋妹的手。

   管家?(惊愕欲逃)

张管家  (一把抓住)我看你往哪里逃!

   (挣扎)我没偷你家麦子……

周仙桃  管家……

张管家  张家的麦子,就是烂在地里也是张家的!走!(拉秋妹)跟我见公子去!

   哑巴哥,救救我,哑巴哥……

[毛毛急上,斡旋难止,急中生智,猛咬管家手腕。

张管家  (嚎叫松手)哎哟……(举手欲打秋妹)

张公子  (喊上)住手!

周仙桃  张公子?

张公子  又是你!

周仙桃  我们也是没法子,你就放了我们吧?

张公子  去年捡麦子,我饶了;今年又来了,还伤了我的管家,呃!

[毛毛上前以身挡住周仙桃,怒视张。

张公子  哟嗬!小哑巴?长高了啊!

周仙桃  张公子,放了我们吧。

张公子 (计上心来)要放不难,但有一件!

周仙桃  你要怎样?

张公子  这小哑巴果真是你吞桃而孕?

周仙桃  你——

张公子  真爹到底又是谁?

周仙桃  你放尊重点!

张公子  嘿嘿,那好,小哑巴!

(唱)你毁坏庄稼把人伤,

得进衙门上公堂。

              板子一打皮肉开,

              班房一进小命亡。

念你无爹少教养,

本公子法网开一方。

若要放得你母子俩,

先叫爹来后钻裆!

    (助势地)叫哇,叫哇!

周仙桃  你……

[毛毛推开周仙桃,步步逼进抓住张手。

    (突发地)我要你管我叫——爹!

[一声炸雷,众人惊骇。

张公子  (惊异、颤颤抖抖地)哎哎……我的个爹耶!哎嘿,哑巴开口了、哑巴开口了……(疯下)

张管家  (惊瘫)疯、疯疯疯了……(被两家丁抬下)

周仙桃  (惊异地)毛毛?

    娘!

周仙桃  毛毛,你再叫我一声娘!

    娘——!

        [二人扑上,抱头相惜。

[女伴唱:

枯藤发芽,

铁树开花。

哑巴开口讲了话,

哎呀呀,

天降活菩萨!

周仙桃  我的儿长这么大,娘还从未听你说过话呢。

    哑巴哥是贵人天相,怎么不会说话呢!

周仙桃  莫非是苍天有眼,神仙护佑……

[道信上。

周仙桃  (惊讶)道信大师!

   阿弥陀佛!

周仙桃  莫非大师暗中相助?

    哈哈哈哈!

周仙桃  多谢大师搭救之恩。

   哑巴开口,恶棍惊疯,此乃天意,施主免礼。

   道信大师,都说你帮老百姓治过很多病,是真的吗?

   救死扶伤,普济贫穷,乃佛门之道呀!(端详)叫什么名字?

    我……

周仙桃  大师,我的毛毛……

   (示意周止)姓什么?

   (稍加思索,迅即地)姓是有,不是常姓。

   到底何姓?

    (灵机一动)佛性!

    是无姓?

   性空,怎么无姓?

   哈哈哈哈,孺子可教,有慧根,有慧根。好,好,好!

周仙桃  大师,我儿已经七岁,至今尚未取名,就请大师为我儿赐个名吧。

   七年不语,今日开口,实为难行能行,难忍能忍,深契佛

法利生之道,就叫弘忍!

周仙桃  弘、忍?!

周仙桃  儿哇,大师为你赐名,还不快快谢过!

    不光要谢,我还要拜呢!大师——

(唱)石破天惊我开口,

开口一身烦恼丢。

大师替我赐法名,

弘忍从此把心修。

自今后,一生参禅学佛道,

缘结天下化冤仇。

明心立志登彼岸,

拜师学道上慈舟。

(转对周仙桃)娘,我要上山学佛!

   哦?刚会说话,就要学佛?

周仙桃  (一震)弘忍——,

   小小年纪,言语如大人一般。只是这出家之事,非同小可,

请你母子三思,主意若定,可上双峰山找我,贫僧告辞,阿弥陀佛!(下)

周毛秋  (同)送大师!

        [毛毛跟上目送道信,恋恋不舍。

周仙桃  弘忍,弘忍!

   (回身牵周衣裾)娘,你就让我去吧!

周仙桃  你真的要丢下为娘?

   婶娘,还有我呢,弘忍哥不在,我来侍服您!

周仙桃  (摇头)你长大了不找婆家?

    (天真纯朴地)周家就是我婆家!

周仙桃  傻丫头,你弘忍哥当和尚,怎能娶亲呢?

   这辈子不行就下辈子!你和弘忍哥是我家的恩人,爹娘说了,要我孝敬您一辈子!

    娘,有秋妹搭伴,你还不愿意?

周仙桃  (嗔怨)你的心早就飞了!

   娘,你答应了?

周仙桃  儿啊!

(唱)看儿执意要出家,

娘的眼泪夺眶流。

儿才七岁长别离,

娘的心儿阵阵揪。

儿啊儿,在家千日般般好,

出外处处心莫粗。

衣食起居要勤细,

睡觉时凉首暖脚勿露肩头。

尊师重道爱师友,

早悟禅机识道途。

望我儿,成正果,

无边苦海驾慈舟。

[周仙桃递过包裹,毛毛接过跪地三叩首,转身缓缓离去……

        [灯渐暗。

 

二、开 

 

[水碧山青,寺隐桥横,梯田如画。

[众僧在插田。

[伴唱:

破额山前碧玉溅,

幽居寺里钟声传。

僧侣师徒忙纷纷,

才下禅堂又插田。

    (唱)阿弥陀佛天天念,

              晨钟暮鼓阵阵喧。

    (唱)挑柴担水打勤杂,

              耕田耙地甩牛鞭。

    (唱)说什么农耕打坐两不误,

              说什么参禅劳作功德圆。

    (唱)出家人做一日和尚撞一日钟,

              谁承望驮一天日头插一天田。

    (唱)师父啊,忙得我三魂出了窍,

   (唱)爹妈呀,累得我七窍冒青烟。

    (唱)唉,今生为的修来生,

    (唱)嗨,来生也难近佛缘!

[众上岸,艾怨地扭腰、神态各异,席地歇息,弘忍挑秧上。

    (唱)自幼出家上佛山,

转瞬一晃二十年。

听钟鼓,伴灯卷,

              弘忍我奉师入道修身炼性矢志双修事农禅。

        [弘忍放担插田。

    (发觉)弘忍?

      大师兄?!

    怎么都停下?

    大家说累了,我让歇一会。

    我的腰不行,就象断了样!

    我这腿太软,下水就打颤!

    我们是来参禅学道,又不是来挑秧插田。

    师父教诫我们,修行不是只静不动,禅修也要动静结合,只福慧双修,方能成正果。

    挑秧也算禅修?

    插田还能成佛?

    四仪皆是道场,静心就能成佛,看!

(唱)莫看田中白一片,

      佛道禅机藏万千。

      泥中插,

好似菩提种心间。

横成行,直成线,

是人间纵横篇。

定心细想慢琢磨,

日用头头总是禅。

手把青秧插满田,

低头便见水中天。

心地清净方为道,

退步原来是向前!

[伴唱:

退步原来是向前!(可反复,造成振聋发聩之效)

[众师兄弟醒愕。

    大师兄,我们跟你学!

        [众纷纷下田,与弘忍溶成一体,齐插共颂。

        [合唱:

              手把青秧插满田,

              低头便见水中天。

              心地清净方为道,

              退步原来是向前!

    (上)说得好!

      师父——!(打躬施礼)

   农禅并重学弘忍,要悟禅机靠自身。

      弟子铭记!

    努力勤坐,坐为根本。能作三五年,得一口食疗饥疮,闭门打坐休言语,参透禅机证菩提。

    师父,你的话徒儿们听不太懂。

    不懂?

    是啊!

    懂了就悟了啊!

(唱)世从北周毁佛后,

佛门衰败几十秋。

僧尼避难远尘嚣,

栖身幽谷事禅修。

现如今大唐初立时未久,

百废待举何处去云游?

居无定所心难静,

乞食无门众僧愁。

救世还须先自强,

才得慈航行普渡。

双峰山定居修行乃为师苦心运筹,

弘佛法起禅风就得要农禅双修!

   我懂了,佛说先自利而后利他,先自渡而后渡人,我们自己都不能丰衣足食,何谈为人救苦救难?

    本性初见,佛门渐近,好!

    弟子天性愚笨,愿永遵师训,弘法扬禅!

[小沙弥急喊:“师父,不好了,不好了!”上。

小沙弥  师父,寺里突然来了好多香客,大殿都挤不下。说是乡里遍染瘟疫,无论男女老少,一出汗,全身上下就痒得钻心,还引发高烧呢!

   是象我这样吗?(亮疮)

小沙弥  你也有?

      我们都有!

小沙弥  (遍看)全一样,真要命呐!有几个老人和小孩已经走了!

      啊?(求救的目光齐投道信)

    师父……

   春瘟暗溢,怪疾作祟!法显,你带全寺人等广收芥菜,速制粑团,赠送香客,布施众生。切切杜绝瘟疫蔓延!还有,从今天起,寺中早膳改吃芥菜粑。

      芥菜粑?

   是呀,当今皇上巡察鄱阳湖时,曾染此病,太医院束手无策,皇上亲派尉迟恭将军到黄梅求医索方,师父开的方子就是芥菜粑!

    这么灵啊!

    大家回寺收菜,随后带上我的药方,四乡教习,救治众生!

      是!

        [切光。

 

三、 

 

[暮春三月,草长莺飞。

[秋妹内唱:

踏晨露攀松倚枝上山道,

[秋妹提篮上。

    (唱)秋妹找哥到花桥。

              婶娘染病已把床倒,

年高难耐苦煎熬。

              哑巴哥为瘟疫四乡奔跑,

              送药治病达通宵。

              眼见得日渐高午时又到,

              见不着哑巴哥好不心焦。

[弘忍背布袋上。

    哑巴哥!

    秋妹?你怎么来了?

   婶娘她……

    我娘她怎么了?

   ……要我来看看你。(篮中拿藕)婶娘叫送给你吃!

   无丝藕!

   你也晓得它叫无丝藕?

   听娘说,我出生那年池塘里突然长的。

    你娘说你最喜欢吃呢。

    是呀,小时候天天盼着池塘里长出无丝藕,我娘做得又好。

   那你想娘吗?能回去看看娘么?

    这……

   哑巴哥!

(唱)少小离家二十春,

几回为娘省过亲?

   (唱)娘教我学道要专一,

参禅作佛心莫分;

   (唱)你可知婶娘在家可安好,

   (唱)有秋妹关照娘亲一样亲。

   (唱)你可知秋妹今日为何来,

    (唱)代娘亲传送一片疼儿心。

    (唱)无丝藕莫非示意莫把红尘近?

    (唱)藕无丝无牵无挂何须染红尘。

   (唱)倘若是秋妹也把红尘厌,

   (唱)哑巴哥愿渡你削发修行。

    (唱)倘若是婶娘今日要见你?

    (唱)送藕菜娘的心迹早已明。

    (唱)我想说,

   (唱)尽管说,

    (唱)我想问,

    (唱)一心问,

    (唱)无丝藕断,

   (唱)断藕丝无,

弘、秋  (唱)无丝藕断藕丝无,

此生只在佛本身。

[内声:“大师兄!”小沙弥引二家人抬病入沉疴的中年张公子上。

小沙弥  大师兄,这位施主……

张公子  菩萨救命呐!

弘、秋  张公子?!

张公子  啊?!哑、哑巴,没、没、没救了……(晕倒)

        [弘忍上前查看病情。

    你要救他?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他……

    普渡众生,乃佛家本份!(惊伤)呀!

        (唱)全身疮如癞痢样,

流脓渗血皮肉伤。

             感染太深不容缓,

再不救治入膏肓。

(用药于张)这是口服汤药,早中晚一日三次;这是煎水洗伤药;这是洗后涂敷药。精心照料,万勿大意。回去吧!

张公子 (突然坐起,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家人抬张公子下,秋妹见状猛醒。

    哑巴哥,你也回去吧,救救婶娘!

    啊!我娘怎么啦?

    恐怕也是染上了瘟疫?

弘 忍 情况怎样?

    好象比他还要重!

    你刚才怎么不说?

秋 妹 来时婶娘再三叮嘱,不要我告诉你。哑巴哥,快走吧,再晚恐怕就来不及了……

弘 忍 娘——!

        [切光。

 

四、别 

 

[东禅寺旁,养母堂内。

[周仙桃斜倚榻上,羸顿孱弱、奄奄一息。

周仙桃  (唱)昨夜一夜风雨声,

揪心绞肠到天明。

闭目即梦过往事,

睁眼老泪湿枕巾。

自知人世日已尽,

心愿未了走又停。

强撑微目望门外——,

[弘忍喊声:“娘!娘——!”人随声至,二僧随弘忍上。

[伴唱:

天外飘来娘的心。

周仙桃  儿啊!

    娘!(欲跪,二僧急挽)

    师父,你是未来祖师衣钵传人,寺规戒律,不能跪呀!

    佛门行孝报恩,一同俗家无二。我怎能……

周仙桃  (挣扎、厉声)弘忍!

   (悲戚地)娘……

周仙桃  (示二僧下)既为祖师衣钵传人,更要照顾僧伦师表!你若孝敬为娘一人,不如孝敬一切众生。今日你能回来看娘,娘已无憾了。

    (掏药)娘,师父说,这药一定有效!

周仙桃  (摇头)今年瘟疫,遍布四乡,伤及的人太多,娘就不用了,还是留给能救之人吧。

    (泪眼朦胧)娘……

周仙桃  弘忍呐!

(唱)日夜想见儿的面,

              未曾想儿绕膝前。

              弘忍呐,你是天赐的无姓儿,

              娘是无辜的霜打莲。

              娘今一走无它愿,

              唯有秋妹挂心尖。

              她侍娘二十余年如一日,

              她为你红颜暗褪逾华年

她要出家你要多方便,

要出嫁你要多多陪妆奁。

      莫记过往恩和怨,

      多向人中结善缘度众生醒迷途年年岁岁,岁岁年年。

 [周仙桃声音渐杳,溘然似睡而去。

    (渐渐抬头,抚母轻呼)娘,(悲戚地)娘……

(唱)呼母母不应,

喊娘娘无声。

跪不能,叩不能,

强忍悲痛泪暗吞。

娘啊娘,

你为儿黄花闺女怀身孕,

你为儿人前无辜背骂名。

你为儿单身只影未曾嫁,

你为儿一生冷月伴孤灯。

娘亲太不幸,

娘亲太苦辛;

娘该超尘觅清静,

娘该有处歇歇身。

死逢生时生亦死,

生到死时死是生。

大悲无声唯有敬,

阿弥陀佛!愿娘亲早赴瑶台永享安宁。

(悲咽地)母亲……

[弘忍合掌,席地入座榻前,颂念往生咒。

[伴唱:

              魂兮归兮,无分无别;

              法性真如,不生不灭……

        [灯渐暗。

 

五、承 

 

        [幽居寺大殿。钟罄声声,佛音袅袅。

[道信与众僧打坐,为瘟疫逝去众生超度,往生咒由强渐弱。

[幕内声:“圣旨下——!”刘公公在一群武士的簇拥下上。

刘公公  道信接旨——!

    老衲在!

刘公公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蕲州黄梅双峰山幽居寺道信,悲智宏深,德被人天;树禅戒齐修之典范,倡农禅并举之宗风;且能为朕疗疾,行医救民,是为高僧。特诏入宫供养,宣扬禅法,钦此。(见道信一脸漠然,愤懑地)接旨呀!

    贫僧乃山野之人,岂能入朝受供?

刘公公  什么?!

   道信身在空门,六根清净,无意入宫,烦请公公回禀皇上,收回成命!

刘公公  住口!皇上念你名感朝野,善行一方,两次召你入宫,尔竟不遵,今日三请,还要抗旨,来呀!

[武士抬鬼头刀上。

刘公公  皇上口谕:道信若再抗旨,赏他一刀!

      师父——!

[道信欲转身,武士齐挡,众僧护。

    不可妄动!

刘公公  答应啦?

    道信今日一走,只怕难再回山。

刘公公  那是自然,从今往后,出入宫门,尽享荣华,那有闲空?

    阿弥陀佛!贫僧要走了,寺中之事,容作交待?

刘公公  (高兴地)请!

    法显,

    弟子在!

    请出佛祖法衣!

    是……(下后随上)

刘公公  这就对了,佛祖袈裟,国之瑰宝,一起入宫受供!

    弘忍,为师要走了……

    师父……

    弘忍呐!

(唱)为师自幼入佛门,

闲云野鹤伴泉林。

日事农桑疗饥馑,

夜伴青灯定禅心

尝草研药明医道,

禅医并重化世人。

誓住双峰山,

无意入宫廷;

    师父……

    (唱)今日一走吾去也,

法脉不可断传承。

祖宗衣钵交与你,

广开佛门,扬我禅风!

        [将法显递来的衣钵亲与弘忍披上。

    师父!(重重跪下)

    弘忍,从今天起,你就是佛门五祖。好要生看护寺院,照顾众僧!

        [道信昂然步步走向鬼头刀。

刘公公  (感觉不对)这这这……和尚,皇恩浩荡,回头是岸呐!

    (悲呼,跪跟)师父——!

刘公公  (倏地尖叫)站住!道信呀道信,你真是一个犟驴僧!皇上早已算出你这德行。这还有圣旨一道,你自个拿去看吧。走!(扔旨,挥手与众武士下)

   念!

    (念)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念双峰道信,潜心向佛,行医事农,救贫济困,泽被四方;着尔仍留双峰,不懈农禅,弘禅利世,以期法化当来,灯传万古。钦此!

   (山呼)阿弥陀佛!

        [灯渐暗。

 

   

 

[三月三。

[三记钟声,轰然悠远。

[伴唱:

东山顶上白莲开,

林下泉流绕楼台。

善男信女纷纷至,

天竺移向黄梅来。

[灯光渐现东山寺:香烟袅袅,香客芸芸;顶香膜拜者五花八门,纷纷过场。

        [慧能背包裹虔诚地一步三叩过场。

[少女声:“爷爷,快走哇!” 两少女搀扶手捧檀香、步履老迈的张公子上。

张公子  (唱)捧檀香,步踉跄,

              来了当年公子张。

              三步一叩两步一晃,

              朝山礼佛拜庙堂。

              会佛圣,捐钱粮,

              赎我当年罪颠狂。

              谢神灵,藉佛光,

              护佑张家日月长。

少女甲  爷爷,东山寺到了!

少女乙  爷爷,弘忍爷爷怎么不来见你?

张公子  当年是欺负弘忍爷爷,怎么能让弘忍爷爷出来见我?应该让我去拜见弘忍爷爷才对。

少女甲  走吧。

        [尼师装扮的秋妹上,二人相见,俱愣。

    施主

张公子  秋妹?

少女甲  爷爷,你们认识呀?

少女乙  我怎么从没听说爷爷还有个妹妹呢?

张公子  不可胡说,要叫法师!

二少女  法师?

    张公子造化好哇,孙满堂!

张公子  哪里哪里,要感谢你的哑巴哥,哎不不不,当今的佛圣弘忍大师!是不记前嫌,还救了我的命,又引渡我弃恶从善,张家才有今天哪法师缘何在此,一向可好?

    自从佛母仙逝,我也无意红尘遁入空门,身居庵堂,一心向佛,倒也清静。

张公子  是啊,东山法门,戒行并举,海众同修,与时俱进,弘忍大师德被人天啊!

    张施主今天来此……

张公子  老朽想在这菩提下、山涧之上建一座花桥,让所有人顺达东山法门。

    好哇,修桥补路,添福增寿,菩萨保佑,张施主

        [灯暗。

    大唐东山寺弘忍大师慈悲,今日双三放戒,开单接众!

[钟罄、佛乐、木鱼声、诵经声起。

   受戒完毕!

[灯亮。弘忍身着袈裟,端坐大殿,旁立神秀、法显。

    寺有寺规,戒有戒律。第一,尽形寿,不杀生,汝等能持否?

      能持!

    第二,尽形寿,不偷盗,汝等能持否?

      能持!

   第三,尽形寿,不淫欲……

[内声:“能持——!”惠明手持大铁棒声随人至,众惊讶。

    何来疯僧,擅闯法门?

   都说东山之法,名扬天下,洒家特来投寺为僧!

[惠明将铁棒放桌上,桌晃荡,四小沙弥急上护持。

   搬了下去!

[又上两小沙弥,欲搬不动。

    哈哈哈!

   你与我搬!

    我搬?得大师发话?

   哦,真想为僧?

   大师!

(唱)洒家力大盖三省,

无寺无庙能藏身。

今投大师非为他,

只讨东山上座僧。

      上座僧?!

    你这和尚,好生无礼,分明是藐视东山法门!

    (指铁棍)那就请大师出手!

[弘忍轻舒猿臂,铁棍飞上空,惠明接棍,踉跄坐地。

    (伏地连连叩首)弟子有眼无珠,不知天外有天,冒犯佛祖,望乞恕罪!

    看你道行虽浅,力气尚可,老衲给你赐名惠明,跟随上座师父神秀,先作个护寺僧罢。

    弟子惠明谢恩!

   站过一旁!

[惠明退至一旁,慧能一步三叩;匍匐弘忍脚下。

    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抬起头来!

    (一怔,与慧能对视良久,温和地)你从哪里来?

    岭南新州来。

    欲求何事?

   弟子远来礼师,只求作佛,不求他物。

   你是岭南人,又是南蛮,怎能作佛?

    人分南北,佛性岂分南北?南蛮身与和尚不同,佛性有何差异?和尚既能作佛,弟子也能作佛!

    法器不错,是个可造之材。

   收下吧,人材难得!

   不忙,再考考他的灵性。(对小沙弥)打水来。

[小沙弥下,复端水上;惠明迎上,欲接盆,烫手。

    是开水?

    (对慧能)看你如此诚心学佛,就先洗洗脚吧!

   遵命!(欲上前)

   小施主……作佛虽好,道途坎坷,荆棘丛生,你要小心了!

   谢师父!(略顿,毅然步步趋上)

[众为慧能捏一把汗,神秀忍不住扭过头去。

    (唱)上座送来滚开水一盆,

    (唱)奉命主考不敢徇私情。

    (唱)开水濯洗试佛性,

    (唱)难为了南蛮小后生。

      (唱)滚开水,开水滚,

              慢挪步,细思忖。

    (唱)祖师考你怎反应,

   (唱)不洗难证虔诚心。(急至盆前,脚抬至半空定格)

    (唱)蛮哥哥呀,莫莫莫,

小兄弟呀,停停停!

    (唱)脚距滚水咫尺近,

    (唱)先置死地而后生。

   嗯?为何不洗?

    祖师之意,不想收留徒儿。

    我何曾说过不想收留?

    开水之中,焉能立足?分明是说偌大一个东山,无有南蛮立足之地。

    你从红尘走来,不洗怎能为净?

    浊者自浊,清者自清;心中有佛,六根清净;心中无佛,纵然滚水濯足,又岂能一洗了之?祖师恢弘,竟难立锥,咫尺天涯,我复何求?!(转身欲走)

   慢!脾性还不小哇,我成全你!(将叠好的僧衣递给神秀)   师父慈悲,赠衣于你,你走吧!

   (接衣,衣中掉下松针,急拾)松针?僧服?(惊喜,抢步大跪弘忍膝前)谢师父收留,弟子有礼了!

   喔?我也没说收你为徒呀?

   师父!

(唱)服亦佛,针亦真,

              字异音谐意更深。

“针服”留我作真佛,

弟子不忘祖师恩!

[满座皆惊。

    (含笑地)伶牙俐齿,有点小聪明。(对神秀)你看……神   弟子亲自与他剃度!

   唔……(思虑良久)今日礼毕,下次再说,先让他到碓房作个舂米行者罢。

   (不解地)大师……

   他既能言善辩,又能避过开水一关,还能理解针、服之意,实为慧者能也,就叫他慧能!

   慧能?师父慈悲,赐你法名慧能。

   慧能?!

   到舂房作个舂米行者吧!

    谢师父!

        [切光。

 

七、碓 

 

[碓房,慧能在吃力地舂碓。

[合唱:

舂米行者小慧能,

天天踏碓到五更。

身轻碓重责更重,

热汗流来冷汗淋。

        [慧明身轻力小,碓难起,见一旁有条石,寻绳系之腰,再踏,碓动续舂。

    (唱)黄谷白米澄佛道,

蓝田紫玉漫琢成。

不吃人中苦上苦,

哪得禅心似镜明!

[弘忍上,见慧能腰系条石,十分怜悯。

    慧能,

   师父?!(急忙解下坠腰石,躬身下拜)

   (急扶)慧能,来黄梅已有半年多了吧?

    八个月了。

   为求佛法,负重忘躯,难能可贵呀。

    师父,这是弟子应该做的。

    慧能呐,初来之时,我看你见地出众,故让你作舂米行者,未与你说,你可知道?

    弟子未知。

   米舂好了么?

   回禀祖师,米熟久矣,犹欠筛在。

    米熟久矣,犹欠筛在?(背白)是呀,米已舂好,得要筛子呀!

(唱)小小行者话一记,

老衲心中浪潮激。

黄谷进,白米出,

一升一臼汗千滴。

皮肉磨,筋骨累,

滴滴汗水透禅机。

舂米示佛道,

筛子喻法衣;

小小南蛮非一般,

偌大寺院无人及。

心头喜悦先暗抑,

响鼓还将重锤击。

慧能,我来问你,为什么要筛子?

   舂谷成米,米在糠中。只有筛糠见米,方成正果。

   这么说,非要不可?

    非要不可!

   你可想过,这筛子密如网眼,可比佛门何物?

   可比何物?

   袈裟!

    (扑通一跪)师父,弟子未曾想过,罪甚!罪甚!

    我没说你有罪呀?

    师父!

(唱)慧能天生虽愚昧,

唯求作佛心坚毅。

千里迢迢到黄梅,

只为求法不为衣。

坐禅作役行佛道,

舂米烧火悟禅机。

只要修得真三昧,

心性守一永不移。

   我没看错你!

   请师父指点!

   悟性高上,根性得利,从今往后寺里大小法事,你尽可参拜聆听。

   谢师父!

   舂米去!

   是。(隐去)

        [弘忍望着慧能背影,感慨满怀。

    (唱)达摩西来传佛旨,

至今五代二百春。

禅风曾蔚梁陈盛,

丛林肇起大唐兴。

百年强半光阴过,

老衲常忧后继人。

作偈呈心定法嗣,

不拘一格选贤能。

        [灯渐暗。

 

 

八、对 

 

        [黑暗中,起法显旁白。

    祖师有令,全寺人等,无论上座子弟,还是僧徒俗众,今日献偈,各抒己见,开诚布公,不拘一格,自把修行的体会归成偈语,当面写来,谁契悟了佛意,就把法衣传付给谁!

        [灯光在旁白中渐启,大殿与香烟齐明。

        [旁白声止,众议论起。

小沙弥  你能对吗?

    我听都听不懂,还能对?

    我一见方块字,头就大!

    我懒得对,算命先生说,我命中注定是苦行僧!

    我爹是秀才,他能对,可惜已经死了!

   我的诗做得比我的武功好,能献吗?

   说来听听!

   (从兜中半天掏出火柴盒大的纸,摇头晃脑地)我念了!

(念)寺前有棵树,

荫遮一大块;

人说是菩提,

我看是棵槐。

[众笑。

    这象偈语吗?

   怎么不象?起码是诗。

   是胡说!

    是打油诗!

   你——,

   文从胡说起,诗从打油来嘛!

    祖师到——!

        [众肃静,弘忍在神秀的扶持下上,端坐堂上。

    祖师有令,献偈开始——!

        [众僧击鼓传花似地相互以肘碰彼,提醒对偈,无一应者。

    还有吗?

    弟子神秀献偈!

   上座请!

   念!。

    (如歌如唱般地吟诵起来)……

(念)身是菩提树,

心如明镜台;

时时勤拂拭,

莫使惹尘埃。

    (喝彩)哎呀呀,好好好!

众一组  神秀就是神秀!

众二组  上座就是上座!

    肃静!请师父点评!

   渐悟渐进,本性初识;悬解圆照,无先汝者。无上菩提,还须努力矣!

   师父……

    佛藏禅机,已到门前,但尚未入内,先下去吧。

    谢师父。(怏怏回座)

    (失望地)想不到偌大一个寺院,僧众芸芸,竟无一人悟得禅机,承继东山法门!(长叹)唉……

        [慧能一直振振有词地在诵念什么、苦思冥想什么。

    (顿悟)有了!

      (惊诧)啊?

[慧能警醒,忙藏于众僧身后。

    谁有了?

   (推出慧能)慧能!

    慧能?你要献偈吗?

    (窘迫地)我、我……

        [全场肃然。

    一叶一如来,一花一世界。慧能,有何心得,献上无妨。

    是。(先拘谨后渐流畅地念)

菩提本无树,

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

何处惹尘埃!

[小静场:全场鸦雀无声;惟弘忍惊喜,不露声色;神秀惊诧,略有失态;

   (淡定地)神秀,你是上座师父,先听听你的评判吧。

   那……师父在上,弟子不才,恕我妄言!

(唱)初闻慧能菩提偈,

意境高远语深刻。

字里行间细察看,

比我偈颂更透彻。

殊不料,目不识丁一行者,

舂米悟禅禅意绝。

纵观禅林众僧徒,

如此人才实难得。

   师父,小南蛮的偈语,跟上座的一样,只改了几个字,不能算!我替你将这等小人赶了出去!

   放肆!

    休得无礼!

    请师父明示!

   尔等稍息片刻,我要品品偈颂!

[灯光渐暗,众人隐去。

    (念)菩提本无树,

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

何处惹尘埃?

[众僧幻化罗汉侍立堂内,弘忍踱步沉思。

    (唱)偈颂声声耳边鸣,

心事重重步履沉。

作偈为把人才引,

谁料禅堂起风云。

如今我来日无多剩,

才开的禅教怎继承?

大弟子与日俱增渐悟渐进,

小行者一触即发顿悟高深。

一个渐来一个顿,

顿渐两脉起禅林。

承衣钵继法嗣还须得慎之又慎,

(两眼迷茫,漠视禅堂,长叹一声)唉——!

[伴唱:

大弟子小行者该选何人?

[两组罗汉纷纷蠕动,弘忍诧异。

    嗯?你们这些罗汉,忙乎什么呀?

罗汉甲  我们在为祖师着急呀!

    急什么?

    袈裟!

    袈裟?传给大弟子怎么样啊?

    神秀!

[甲组,伴唱、一唱众和:

大弟子奉师犹如事爹尊,

满腹的经纶道行比海深。

蚂蚁失群迷路径,

他能为它引路程。

有慈有爱身影稳,

渐悟渐进掌佛门。

    有点道理。哪舂米行者呢?

    慧能!

[乙组,伴唱、一唱众和:

出奇的天资少有的聪颖,

超凡的悟性独具的禅心。

虽然不曾识子曰,

通晓禅机有异能。

不立文字大德范,

袈裟应传小慧能。

    有点意思。哪袈裟到底应该传给谁呢?

        [两组互相争执。

    理该传渐悟!

    势在传顿悟!

    渐悟!

    顿悟!

        [双方争执不息:“渐悟、顿悟”“神秀、慧能”……

    好了!我自有主张,你们继续站堂吧!

[众罗汉归位,大殿恢复静谧。

  (唱)渐悟渐进佛本身,

幡然顿悟更超尘。

神秀承续如来旨,

慧能拓开新禅林。

不立文字,教外别传,

直指人心,见性成佛;

旨在众生,独僻新径,

顿渐并起,东山法门。

宏禅大业方略定,

再点冥顽定嗣承。

[灯亮,显影毕,景复原。

    慧能,你是怎样作得此偈?

   弟子以为,上座师父偈颂虽好,只惜禅机未彻,弟子一时感悟,于是信口而得。

   上座弟子学富五车,经纶满腹,是你随便评判的吗?

    师父……

    你一字不识,怎能有此感悟?

    要学无上菩提,不可轻于初学。下下人,有上上智,上上人,有没意智。

        [全场愕然。

   (惊愕)住口!

(唱)小小行者太逞能,

冲撞上座罪非轻。

              当众惩你让你长记性,(戒尺在慧能脑后连敲三下)

明日与我下山门!

[弘忍一掷戒尺,拂袖而下)

    (抚脑后似有所悟)师父……

      (不知所措齐呼)师父——!

        [灯渐暗。

 

九、送 

 

[黎明前,流动的空间。

[菩提树下、山门前,慧能在焦急地等待。

[伴唱:

月斜斜,星闪闪,

梆鼓敲醒三更天。

有约不来过夜半,

    (唱)莫非是徒儿错解祖师言?

脑后明明敲三下,

叫我等师三更天。

“明日与我下山门”,

分明是菩提树下要我南归机宜传。

三更已过风渐紧——

[弘忍捧包裹上。

    (唱)传法送衣山门前。

    师父!

   (交包)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慧能,这领袈裟,乃历代祖师相传之信物,望你妥为保管,善自护持。

    (大惊)师父,徒儿岂能担此重任?

    从今往后,你就是禅宗六祖了。谨记,自古佛佛惟传本体,师师密付本心,袈裟是争夺的祸端,止于你身,不可再传!

   师父……

   无用多语,速速南归。慧能啊!

(唱)从今起为师不在你身边,

几句话叮嘱你谨记心间。

此去岭南休怠慢,

速隐泉林待佛缘。

潜心坐作习经典,

十年八载莫迟烦。

南粤菩提枝叶茂,

一朝有露可撑天。

愿望你风云变幻细观察,

愿望你看破“放下”自升迁;

愿望你撒向人间皆是善,

永不忘发扬光大东山禅!

   (重跪,悲呼)师父——!

    (催促)走吧,走吧!

[弘忍下,慧能依依不舍,对着弘忍的背影深深地叩拜。

[幕后惠明声:“别让小南蛮逃走了,快追!”

[慧能闻声急下,惠明带一群武僧杀气腾腾地追上。

    (板)小小南蛮天贼胆,

敢盗袈裟逃下山。

左右与我快快追,

    师父,往哪追?

   (一拍脑壳)嘿!

(板)沿大道向南向南再向南!

    是!(与惠明急下)

[慧能逃上,见大江横阻,急得团团转,欲转身正遇惠明。

    哈哈!(惊喜)袈裟留下!

        [慧能夺路逃下。

    快追!(率先追下,二僧随后下)

[慧能至石墩前,盘坐石上,闭目打坐;袈裟平放于交叉的两腿之上。

        [惠明一人追慧能上。徒见衣,不见人,欲拿袈裟,抬头见慧能平静如常,愣愕。

    阿弥陀佛!我为法来,不为衣来,你为衣来,拿去便是。

    你为法来,不为衣来?我为衣来……(顿悟)望行者为我说法!

    惠明呀!

(唱)屏息诸缘勿使半念生,

              若自本心见性佛自成。

袈裟有形法无影,

得法方为无尚形。

密语密意不可说,

观照自省密在心。

参禅悟道靠自己,

普渡众生还在人。

    今逢指点,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拜谢师父了!

    你我同以五祖为师,好好自行护念吧!

    阿弥陀佛!

        [切光。

 

 

 

[长江边上,濛濛细雨中,一叶小舟从芦苇深处漾漾荡来……[船上的艄翁头戴箬笠,身披蓑衣在荡桨,慧能身背包裹挺立船头,环视大江。当慧能目光转向北时,向着东山方向深深地鞠了三躬,然后转向艄公。

    老爹,我来吧!

[艄公抚笠缓缓抬头。

   (惊叫)师父?

   为师特来送你过江。

    (感激地)师父——!我来渡。

   嗬嗬,自古只有师渡徒,哪有徒渡师?

   (一怔,眼一亮,一字一声)迷时师渡徒,悟时当自渡!

   迷时师渡徒,悟时当自渡!(递桨)好,好!哈哈哈……

[慧能与弘忍合颂声:“迷时师渡徒,悟时当自渡!”愈颂愈亮,愈应愈远……

[伴唱:

迷时师渡徒,

悟时当自渡。

一花五叶菩提树,

黄梅禅风传九洲。

[师徒二人共荡双桨,悠然地飘向彼岸……

[剧终。

 

 

2013·10·06定稿于临江轩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