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源湖畔荷香醉 - 黄梅县人民政府
正在加载数据...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风景名胜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魅力黄梅>风景名胜

大源湖畔荷香醉

2015年09月28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荆楚网 作者: 钟志红

慕名来到黄梅戏的发源地,又有全国楹联之乡和诗词之乡的黄梅县,我心怀童稚般的欣喜若狂。可是,或因接近午时的缘故,天空没有一朵云彩,炽烈的阳光烤灼大地,一阵阵热浪让我顿感几分晕眩

随着我与当地友人的前行,一阵不经意的微风拂来,捎来一丝清爽,同时也把大源湖的粉荷驮入我的眼帘。瞬间,貌似炽热不再咄咄逼人,大有渐渐遁去之趋,不禁想起清学士梅雨田的诗句:“郎住源湖妾感湖,采菱歌唱月明孤。”不禁油然向往身临其境的体味。

心入静。一对身着艳丽裙装的母女,从我身边轻盈而过。我注意到与我女儿年龄相仿的女孩,特别是她回眸刹那的笑若莲花,分明绽放在春天里。我目送母女的身影,到位的灵感告诉我,夏天是女人的节日,衣裙可是夏天的荷叶?我的直觉告诉我,女人们宛如游弋在湖中的荷花,给人一种清新和亮丽的展示,在朱自清的文字中游弋:“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虽然朱大公子描述的是清华大学,但我怎么都觉得与大源湖的“荷塘月色”,多有伯仲之间的意味。

与湖水零距离,我愈加地捕捉到湖风的执著和殷勤,留在湖面上的足迹却是几波的涟漪,很快在密集的荷叶间安歇下来。偌大的大源湖,主色调是那翠玉的绿,光鲜、透彻。想来,大别山南麓湿润的气候,滋养了这里的旖旎的荷绿,在悠闲自在中低吟起渔家的小调;从浩淼深处送来一绺轻盈的风,催生着荷叶枕在碧波水色上惬意地假寐,又分明邀我与清新纯净相依相吻?我抚摸风的脉动,也可抹拭水的柔情,杂念荡去,心归恬静。

滴水藏海,海纳百川。绿是宁静的化身、清凉的注脚,大自然神笔绘出的一帧画卷……并非我对绿色情有独钟,想起有人说过,绿色是自然界的母亲,给予人以平静和富足,丰盈着和谐的韵味——绿色怀里的大源湖,该是以怎样的风姿卓越,带给这里的夏天一片心灵的荫静?

走在湖畔玩味荷湖,我想起儿时的童谣:“莲藕圆兮兮,楼下的太婆笑嘻嘻;莲藕甜眯眯,隔壁的老汉坐飞机……”不想,聆听后的友人凝视着我,若有所思。一杆烟的功夫过去后,这位生长在大源湖边的中年汉子,手指擦了擦鼻翼,给我说起了他的爷爷:

记得第一次看到莲藕炖排骨端上桌来时,爷爷笑意十足,那道道皱纹把眼睛挤得很委屈。爷爷说,这可是御膳贡品哟。我趴在他的膝间问,啥是御膳啥是贡品?可爷爷并不理我这儿的茬,眼睛盯在汤盆里,手的颤动传递在箸尖,愣是没能夹到一块藕。什么叫垂涎三尺,桌下的小家犬直是巴结我,双眼一往情深,一双前爪不时地叮嘱我——你们吃藕食肉我可有骨啃?再后来,我生吃莲藕,淡甜沁人肺腑;煲汤,它不改硬气本性,还提供乳色的汤汁。切片,或切成花生粒大小的颗状,就不会出现爷爷的那种窘相了。那一次,爷爷的牙终于接见了藕——我把一只筷子塞进藕眼里,爷爷把那颗独牙也塞在藕眼中,区别在于,我是故意的,他是无意的。好在我正换牙,不然一准陪他笑掉一颗大牙……

藕断丝连,总与人的情事同行相伴。我听着友人的故事,只觉得大源湖荷景的原始况味,在叙说着一段段不老的故事,它的字里行间四溢着乡愁的气息。与其说我深深地畅吸一口爽风,鼻腔过滤着润湿的空气,不如讲我畅饮一口湖水,用敏感的味蕾分辨那飘逸、浮动的荷的暗香,这样的香泽,唯有用心用情方能品味。

“荷香随坐卧,湖色映晨昏。”我品读大源湖的荷香、观赏每一幅荷叶的脉画,尽情躺在醇厚的梦幻里呓语不迭:春天,翠鸟的啼鸣唤醒荷的新绿,一派生机从湖中吐出,水开始扭动起身躯,风在揉搓惺忪的眼睛,青虾和鱼群欢悦舞蹈,蜂蝶跃跃欲试;秋天的硕藕,就是一颗颗动词,跳在绵延的木栈上,踏在大源湖的绿毯上,荷叶撒手老去,以不残的身躯召唤着我,对来年荷香的期盼;冬天的大源湖,水有别样的暖意,让我躺在回忆里醉意,迟迟不肯梦醒……

更多